如果,上帝能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後悔的機會,你最想挽回什麼?
早上七點二十分,又是一天工作的開始,我穿上制服,幫弟弟弄好早餐後,便快速跳上我的機車,趕去上班。「阿~!這麼早呀,來來來,課長給你看一樣好東西~!」「唉呀,課長,不行啦,早上可是我最忙的時候耶!我要配貨,核對,還要檢查汽車狀況…」「少那一兩分鐘是會怎樣?你再不過來下次有什麼好康的我絕對不告訴你~」唉,課長就是這樣,每天都拿著一本機率的研究書,整天作夢自己能中樂透,今天大概又要像我發表他的研究心得了吧?雖然我是千百般的不願意,但無奈課長常請我吃午餐,看在這一點的份上,我還是乖乖地走了過去聽他「講道」。「你看,這個號碼在歷次樂透出現的機率相當高呢,還有這個阿…」聽完了他的發財夢,我手中多了一副「明牌」,並且還被要求送貨時順道幫他買一張,我嘆了口氣,這種整天作夢的傢伙是怎麼當上課長的阿…
「呼‥呼…」總算把貨物分完、搬完了。看一看錶,已經是中午了,就在我的內心正在交戰中午是要吃陽春麵還是滷肉飯時,旁邊一個便當遞了過來。是課長,「喂~小子耶,看你蠻賣力的嘛,吃個飯休息一下吧。」他把我拉到了旁邊的椅子坐下。我已經數不清他請過我吃幾次飯了。「課長。」「安怎?」「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我跟你非親非故…」啪!我的背被他用力打了一下,「你很憨耶,長官善待自己的部下是應該的阿!而且只有你了解我遠大的夢想~」夢想?不會是中樂透吧?「以前阿,我帶過的部下聽到我的宏偉學說,不是露出一副你白痴阿的表情,就是一臉不耐煩,甚至還有人大聲的吼我叫我閉嘴~」他重重頓了一下,「但只有你阿!肯弄出一副笑臉耐心聽我說完,不是我在誇你阿,但你真的是我見過最好、最有見識的年輕人,如果我有女兒,我還真想把她嫁給你勒…」我苦笑了一下,說實在話,聽他講話是蠻有趣的,只不過我想我要把我的背練硬一點…
下午下班之後,我把彩卷交給課長,他照例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背,還說如果中獎,他要買一輛BENZ讓我送貨,我本來還打算提醒他人應該要現實一點,但看到他那拿著彩卷,臉上開心有如小孩般的笑容時,我又打了退堂鼓。哪個追金族有像他那麼可愛的呢?於是我向他道別,回家爲弟弟準備晚餐。
我回到家的時候,已經晚上六點半了,只見我弟坐在沙發上,正大把大把的抓著餅乾往嘴裡送,我走過去敲了他一下頭。「喂,都叫你晚餐前不要吃零食了,你要我說幾遍阿?」只見他不服氣地收起餅乾「拜託,你那麼晚回家,你要我餓死阿?」「哈哈哈…」我笑了起來,我弟是個小胖子,在學校大家都叫他哆拉A夢,你可以想像他有多胖。他見我還一直笑,不服氣地正準備回嘴時‥我又接著講了:「你會餓死的話,那世界各地都要鬧飢荒啦~大家都要餓死啦~哈哈哈…」,他見我一直嘲笑他的體型,不高興的大吼:「以前爸媽在家的時候,我愛怎麼就怎麼…」咚的一聲,我手中的包包,掉到了地板上。他連忙慌慌張張的道歉:「哥,對不起…」「沒關係,下次別再提了。」我爸爸是個賭鬼,因為欠了一屁股債,在我高中,弟弟小學時因為還不出錢,被討債的人抓去賣器官還債,不知道死在哪一間醫院,而媽媽也在爸爸被抓走之後,因為遲遲等不到警方的回應,便把家裡值錢的拿一拿跟人跑了。留下的,只有一張字條︰「你要好好照顧弟弟。」看完之後,我腦中一片混亂,錯愕,憤怒,驚訝,悲傷,以及各種負面情緒,不斷地湧上我的腦海。接著,我配合著口中的狂吼,一拳一拳地打著牆壁…,我是被手上的痛楚弄清醒的,此時,牆上已是血跡斑斑,弟弟害怕的哭聲不斷在我耳邊盤旋…隔天,我到學校辦了休學,在導師的熱心協助下,我找到了一份送貨的工作。
又是一天的開始,弟弟似乎已經出門了,桌上留著他的字條:「哥,我下次不會再說了,讓你這麼難過,對不起。」看著他的留言,我的眼淚一滴滴掉了下來…擦乾了眼淚,由於已經七點四十分了,我連忙騎著機車趕到公司…
在我到達公司時,我看見課長跟一群形跡可疑的傢伙談論一些事情,而他們似乎正好結束談話,紛紛離開了。課長在長長地抒了一口氣後,似乎是聽到了我的機車聲音,往我這邊看來。他一看到我,便連忙招呼我過去,說有事情要告訴我,見到他神秘兮兮的樣子,我趕到了一絲的不安:「幹麻呀,課長…」他打斷了我的話「我跟你說阿,最近有一批『特別』的貨物要運,運送費用是你平常的一百倍,怎麼樣,這可是你翻身的一個大好機會呢!要不要接?」我被嚇呆了,一百倍?那我只要運一次,我就可以把積欠的房租繳清,然後只要我多運幾次,那我和弟弟幾個月‥不,甚至幾年的生活費就不用愁了,說不定還可以讓我和弟弟上大學呢!我想也不想地接下了這份工作…
在我冷靜下來,想到這些貨物一定有問題時,我已經在運送的路上了。我想不到我興奮了那麼久,甚至在搬了一個早上的貨物後,現在在開車的我一點都不覺得累‥但我突然覺得恐懼:要是我被抓到了怎麼辦?弟弟由誰照顧?他會用怎樣的眼光看待我?我出了一身冷汗,但想到那優渥的報酬…「我做到錢夠了就好。」我在心底暗暗發誓…
當天晚上,弟弟回家驚訝地看著桌上豐盛的菜餚:「哥,你吃錯藥啦?今天晚上菜怎麼那麼好?」「唉呀,給你吃好的還嫌阿?告訴你,是最近老闆察覺我工作認真踏實,特別幫我加薪~」聽完我說的謊話,弟弟不疑有他,一連吃了四大碗飯,看著他拍著肚皮,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,我想,我還會繼續做下去…
隔天,在送完貨物後,課長指著地上的幾個箱子說他的櫥物櫃放不下了,要先暫時放在我家。在我回家時,最近中午的情景浮上我的腦海:我覺得課長變了,他不在發表他的神妙機率學,也不在熱情的拍打我的背了。他現在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聊天,甚至有時還會說做人要務實。可愛的課長似乎正在逐漸消失,我後悔了,我不該因為一時的衝動答應課長,但課長告訴我再幾天就結束了,我只能點點頭告訴他我會把它做完…我希望到時,課長能夠恢復原來的他。
晚上回家時,我買了弟弟最喜歡的炸雞和他一直想要的新型MP3,在我告訴他MP3是要送給他時,他興奮地揮舞著雞腿又叫又跳,最後他因為太亢奮,把雞腿甩了出去,碰地一聲,雞腿砸破了一個燈泡,我們兄弟倆相視大笑,有錢真好阿!我心想,同時,我也希望這份幸福能一直延續下去。
就這樣度過了幾個充滿歡笑的日子,終於剩兩天了,接下來我只要不要被警察抓到,好好的,順利的做完它,充滿光明的未來正等著我和弟弟呢!我起了一大早做好早餐,在裝好後,我便把弟弟叫醒告訴他今天我可以特別載他去學校,因為他老抱怨公車太擠。在他聽完之後,他高興的快速起床,穿好衣服,背著書包拎著早餐跳到了我的機車後座,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,我還答應放學後去載他…在送他到學校後,因為時候不早了,我催緊油門趕到公司。
課長看到我來了,趕忙叫我去搬送貨物,他和善豪爽的語氣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不耐煩的大聲喝斥,我是不知道課長的過去,不過想必很苦吧,他手上的厚繭與不符合他年紀的滿頭白髮就是最好的證明。之前是樂透,到現在的不法買賣,我看的到,我看的到課長對錢的渴望,不過我不懂,我不懂為何錢可以使人改變那麼大?我覺得現在的課長可能永遠變不回以前的他了。
在送完貨物後,課長把我叫去叫我明天把家裡的貨物帶來,那是最後一批了,他講了一大堆,並且還問我要不要繼續做下去?他又多了一些管道。雖然他是用疑問的語氣,不過我從他的語氣與眼神中看的出他要的一定是肯定的答案,我感到相當的恐懼,我一步一步低向後退,他一步一步地朝我逼近,我知道我絕對不能讓步,但不知怎麼地,我只感受到我的牙齒不住地打颤,我一句話都無法完整表達出來,我只是不斷的說著我…我…我…但我就是說不出來我要拒絕他,最後,我大叫了一聲,猛然地推開他後,跑了出去…
在我到達弟弟的學校時,已經是晚上六點半了,他們老早就放學了,我知道弟弟會乖乖等到我來接他的機會渺茫,於是我看了看校門附近,在確定弟弟不在後,便騎著機車趕忙回家。回家前,為了表達我放他鴿子的歉意,我還特地去買了一隻手扒雞,打算讓他打打牙祭…
回到家後,已經晚上7點半了。弟弟倒在沙發上聽著MP3,旁邊有一些食物碎屑,我想他可能是因為太餓了,所以我並沒有責怪他,只是把手扒機和冰箱裡的菜弄好後,招呼他吃飯。「弟!吃飯摟!」沒有回應?大概是因為在聽MP3吧,都叫他不要開太大聲了說…。於是我提高音量「喂!去洗手,準備吃飯了!」他仍然老僧入定,不為所動。有沒有搞錯阿?我的聲音應該連巷口都聽的一清二楚了呀,他一定是在裝睡。於是,我走到他面前,準備把他的耳機拿下來時,我發現他張著眼睛,嘴巴開開的在傻笑,不會吧?我拍了拍他的臉,他撥開了我的手,仍然繼續笑著,我感到不妙了,便把他旁邊的食物碎屑拿了起來…看起來像是糖果,我跑到那些貨物的旁邊,輕輕的打開—裡頭的東西少了大半。我感到天旋地轉,但我仍撐著搖晃的身子,把弟弟安頓好,接著,我騎著機車,趕到公司…
「課長!」「怎麼?改變心意啦?」「不是,呼‥呼‥呼…」「看你喘成這樣,休息一下吧。」他到了一杯茶,遞了過來。「不用了。」我把茶杯推開。「課長,我弟弟不小心把箱子裡的一盒貨物吃了大半了,他現在變的好奇怪,我該怎麼做…?」但只見他重重捶了一下桌子,站了起來。「那是最新的毒品呢…」果然阿…「你弟弟變成怎樣不關我的事!」他用力地吼著,「但那一盒多少錢你知道嗎?!」我不知道,我也不願去想像。接著,他突然抓住我的領子,對我大聲咆哮:「除非你立刻叫你地弟弟吐出來…要不然,你就給我繼續做!做到你有辦法賠完你弟弟的疏失為止!」「課長,現在重點不是錢,是我弟弟…」,他打斷了我的話:「你弟弟又怎樣!他的命,比的上那些毒品嗎?」「課長…!」我只感到一片錯愕與憤怒,我弟弟還比不上一盒毒品?最新的又怎樣?很值錢又怎樣?東西能跟生命比嗎?課長見我不回答,臉上的表情更加扭曲、醜陋,他一把把我推開,抄起地上的椅子便朝我打來…他現在的臉,寫滿了貪婪與憤怒,我閃過了第一下,接著,我用力地搶過了椅子,把課長推倒在地上…在我恢復意識後,課長倒在一片血泊中,在他身上的,是我剛剛搶來的椅子…。我也不知為什麼,我感受不到一絲恐懼,我隨即拿起桌上的電話,自首,包括毒品,包括課長的事…。
幾年之後,在某條公車線上,有人經常看到一個司機,開著小型巴士,旁邊始終坐著一個似乎智能不足的乘客,且司機有時會看著那乘客,眼中含著無盡的哀傷與後悔。沒有人知道他們發生過什麼事,不過,那司機雖然將一個個的乘客送至各地,其實他最想送去的,應該是他心底的痛吧。


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喔 天氣真好捏...你說下雨?我說的是地球另一側啦!

gbhj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radish0930
  • 不會排版一下再貼上來喔= =

    這樣看眼睛很累耶=ˇ=
  • ㄚ就排了ㄚ~搭你馬好
    痞客幫不排我有啥辦法[翻桌]

    gbhjkl 於 2007/11/21 17:5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